读史使人明智!鉴以往而知未来! 中国 / 近代 / 民国 / 元朝 / 晋朝 / 周朝 / 商朝 / 夏朝 / 历史趣事 / 历史剧 / 苏联 / 德国
上海历史网
您的当前位置: 首页>  唐朝 > 热衷文学的皇帝为何褒贬不一?唐文宗李昂的历史评价介绍

热衷文学的皇帝为何褒贬不一?唐文宗李昂的历史评价介绍

时间:2020-05-20 09:38:04来源:上海历史网作者:茜柔

文学成就

李昂为人恭俭儒雅,听政之暇,博通群籍。曾经说:“若不甲夜视事,乙夜观书,何以为人君。”每到策试进士,常常自拟题目。得到举试文人作品后,又亲自披览吟咏,终日忘倦。李昂常请学士讨论经义,较量古今。并喜欢与宰相讨论诗的工、拙,常吟诵杜甫的诗作《曲江》。李昂本人也擅长作诗,尤其喜作五言诗。王谠在《唐语林》中评价:“文宗好五言诗,品格与肃、代、宪宗同,而古调尤清峻。”《全唐诗》存其诗6首、联句2句。

历史评价

刘禹锡:继体三才理,承颜九族亲。禹功留海内,殷历付天伦。调露曲常在,秋风词尚新。本支方百代,先让棣华春。月落宫车动,风凄仪仗闲。路唯瞻凤翣,人尚想龙颜。御宇方无事,乘云遂不还。圣情悲望处,沉日下西山。享国十五载,升天千万年。龙镳仙路远,骑吹礼容全。日下初陵外,人悲旧剑前。周南有遗老,掩泪望秦川。

刘昫《旧唐书》:昭献皇帝恭俭儒雅,出于自然,承父兄奢弊之余,当阍寺挠权之际,而能以治易乱,代危为安。大和之初,可谓明矣。初,帝在藩时,喜读《贞观政要》,每见太宗孜孜政道,有意于兹。洎即位之后,每延英对宰臣,率漏下十一刻……而帝以累世变起禁闱,尤侧目于中官,欲尽除之。然训、注狂狡之流,制御无术,矢谋既误,几致颠危。所谓“有帝王之道,而无帝王之才”,虽旰食焦忧,不能弭患,异哉!昭献统天,洪惟令德。心愤仇耻,志除凶慝。未殄夔魖,又生鬼蜮。天未好治,乱何由息。

欧阳修《新唐书》:文宗恭俭儒雅,出于天惟,尝读太宗《政要》,慨然恭之。及即位,锐意于治,每延英对宰臣,率漏下十一刻。唐制,天子以只日视朝,乃命辍朝、放朝皆用双日。凡除吏必召见访问,亲察其能否。故太和之初,政事脩饬,号为清明。然其仁而少断,承父兄之弊,宦官挠权,制之不得其术,故其终困以此。甘露之事,祸及忠良,不胜冤愤,饮恨而已。由是言之,其能杀弘志,亦足伸其志也。

袁甫:元帝、文宗,果断不用于斥邪佞,反用于逐贤人,此二君不识刚德之真。

蔡东藩:文宗有心图治,终受制于家奴,有一刘蕡而不敢用,黜直言之士,增中官之焰,是而欲治安也得乎?况文宗固欲除阉人,而反信阉人之诬构,庸昧至此,可胜慨哉!周赧汉献,原不是过矣。唐至文宗之世,威柄已为宦官所握,文宗叹息流涕,自恨受制家奴,不如周赧汉献,情殊可悯,但亦未免自贻伊戚耳。一误于宋申锡,再误于李训郑注,用人不明,已司其咎,乃复暱幸宠妃,不善教子,骨肉且未能保全,遑问他事?至于权阉矫诏,擅立颍王,不能正始者,复不能正终,何莫非优柔寡断之所致也?

王桐龄:文宗号称令主,然优柔寡断,无知人之明,故对于贤臣,时常怀猜疑心;对于庸臣,时常怀钱牵就心;对于佞臣,时常怀试验心。中无主见,往往为小人所利用,反不若蜀汉后主、明神宗之庸懦幼弱者,犹能恭己无为,任贤勿贰也。裴李诸贤不能久居政府者以此,甘露之祸所以酿成者亦以此也。

吕思勉:文宗性恭俭儒雅,出于自然,每延英对宰臣,率漏下十一刻,其勤政如此。而其俭德尤为难及。且欲创建制度,率百官以俭朴,以挽奢侈之风,亦可谓难能矣。然不能除去宦官,以振纪纲,则终亦徒善、徒法而已。文宗无过,所擢用诸臣,亦莫非公忠体国,起孤寒,有大志,感激主知,思以身任天下之重者。而卒见幽囚,遭屠戮,亦可哀矣。盖至是而天复骈诛,城社狐鼠,同归于尽之局定矣。毫毛不拔,将寻斧柯,岂不信哉?顺宗、文宗,志除宦官同,能擢用孤寒新进之人亦同,然顺宗所用,皆东宫旧臣,相知有素,而文宗则拔自临时,此则文宗尤难于顺宗也。文宗平横海,武宗平昭义。史家以为丰功,实则殊不足道,且皆竭蹶而后得之者也。

司马氏专权 元朝地图 三星堆遗址 劳荣枝 民国四大美女 分享 上一篇: 唐宪宗李纯的一生经历,谁是其身亡的幕后真凶 下一篇: 唐代宗李豫是一个合格的皇帝吗?在他之后的皇帝是谁

24小时热文

推荐新闻
最新标签
回到顶部